•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作品
  • 文学作品《美好时光》

    发布时间:2020-03-11 10:12:46    来源:贵州地质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    作者:秦世夕    人气:645次

    201873日,戊戌狗年五月二十,宜求医。

    头一晚预约好了省医的许吟主任的特需门诊,门诊费很贵,100块钱,很是心疼。9点开始胎心监护,15分钟下来,和上周一样,胎动次数少,胎心频率高,老规矩,吸氧半小时复查,复查结果胎动次数多,胎动时胎心数据下降至120以下,并有规律间隙,和上周类似的情况。因为上一周工作有点忙,就没有遵医嘱复查,直接回单位上班了,除了常规的胸闷气短笨重疲倦并没有其他异样。

    老公去接了个电话,我在门诊室外的凳子上继续耐心等待叫号,心想如果待会儿让吸氧的话还是不要太大意,好好的再去复查一次,然后回家继续焦灼的等待三四周以后的预产期。还盘算着那几天就把工作交接一下,等待我期待的小棉袄降生,一切看起来虽然有些仓促,但是还算井井有条,因为前一天按捺不住激动的新手爸妈就已经把待产包打包分类整理好了……

    快到11点,叫号窗口出现了我的名字,怀着对那100块钱的敬仰之情就进去了,医助量了宫高腹围,我也报了血压体重,然后拿了最近的两三次胎心监护报告单和B超单给许主任,向她提了孕期合并甲减和血流变异常的情况和服药控制的情况,以为像往常一样,她会说胎儿很健康,体重偏重,少吃高糖分食物,注意补钙补血,适度运动,注意控制体重,数胎动……没想到她严肃而又紧张的脱口而出的是,你必须马上住院观察,情况如有恶化,必须马上手术,然后拿出我的B超单给她旁边的医助学生介绍这种典型的胎儿宫内呼吸窘迫的特征,我顿时傻眼,怎么可能这么严重。也许是为了表达我是一个负责人的母亲,也是一个细心的母亲,于是赶紧解释我最近每天早晚都在听胎心,胎心次数都在正常范围内,她说问题是你在胎动时你的胎心率是降低的,而且降到120以下就提示了胎儿呼吸窘迫,甚至还有停顿间隙,这就提示了胎儿缺氧,我脑子里一团浆糊,马上对上周的情况担忧起来,原来已经缺氧一周以上了,担忧之余我还是弱弱的提了一个请求:“我下周,不,明天来住院行不行……”她严厉的打断我的话:“绝对不行,如果你回去胎儿会有危险,胎儿宫内缺氧只需要三四分钟就有可能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七八分钟就很可能胎死腹中!”眼中有些酸胀,却被吓得流不出一滴眼泪,于是听之任之开取了入院通知单。

    走到门口看见等候的老公,冷静的告诉他我们要去外科大楼,今天要住院保胎了,我还是乐观的想起预产期相近的朋友羊水过少缺氧也住院保胎了一周,到时候38周左右也足月了……到了妇产科住院部,接诊的妹子安排老公去办理入院手续,安排我进了检查室,然后下了通牒,不要吃东西不要喝水了,突然害怕起来,问她,马上剖吗?不,马上复查胎心监护,等主治医生看了结果再确定。然后按流程,接诊妹子问诊妊娠期的体检服药的情况,完了胎心监护结果显示正常,入院手续也办理妥当了,我和老公都松了一口气,护士就安排我去了8楼的床位。

    两点半左右医生来查房了,告诉我目前检查的结果还算正常,但是仍然需要补做一个B超,看看胎儿在腹中的发育情况,如果情况乐观继续保胎,如果不乐观就剖腹,然后告诉我可以吃饭喝水,感觉自己是死刑犯可以延期一天执行,心中不禁又是一阵轻松,于是吸氧、吃饭喝水,并且吃了整个孕期想吃不敢吃的荔枝五六颗解解馋,第二天早上,在医院的卫生间洗头并简易的冲凉,整个人神清气爽并且乐观的觉得这个延期一天执行可能还可以延期一周执行,就等着医生的安排,10点查房,告知我仍然可以继续吃饭喝水,11点半左右给开了B超单子,时间不凑巧,只能等下午了,为了宝宝的健康,开始努力加餐饭,吃了好多,心里暗自祈祷宝宝能多长二两,完了睡了半个小时,准备赶下午最早的一轮检查。

    为方便检查,护士台安排了轮椅去B超室,上了轮椅以后,心情顿时又开始紧张起来,昨天百度的那些胎儿缺氧的后遗症又浮上心头,于是又开始后悔上一周为什么没有等到下午再做一次胎监把结果给医生看,对宝宝也是极度的愧疚,眼泪忍不住刷刷刷的流淌,一路上引来好多孕妈侧目,问我这是怎么了,嗓子哽咽了实在说不出,老公赶紧解释说宝宝不太好了,需要做个检查,我能感受到那些孕妈们夹杂着同情的目光,更想哭了,于是眼泪更加汹涌倾泻而出,整张脸像被盐水泡过发痒而又肿胀。顺利的赶到了第一个检查,半小时后结果出来,在暂停的电脑屏幕上,看到一个躬下身形状的胎位,心里疑惑这是照片方向反了吗?毕竟上一次B超宝宝还是臀位呢,报告单拿到以后,我就回病房想再睡个午觉,让老公拿结果下去找医生,5分钟不到,老公回来,说今天必须做手术了,你的情况很严重,胎儿横位、倒U型,脐带绕颈、脐带先露、头顶还有一部分脐带,胎动时宝宝的头会顶着这个脐带压迫到腹壁上,造成缺氧……我们还是剖了吧,这也太突然了吧,我还是想亲自听听医生怎么说,于是又去找了医生,医生重复了对老公的话,还是不甘心,又问医生,可以不可以再复查一次B超呢?那个医生很耐心的给我解释:“给你做检查的医生是我们B超室主任,工作20多年了,业务水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个检查结果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这回我总算是知道逃不过这一刀了,但是好多疑虑还是想问清楚,第一是胎儿的大小预估2700±400g左右,如果是下限的话,宝宝就才4.6斤,出生是不是需要直接进新生儿科保温;第二是我需不需要插入鼻饲管,看很多手术都需要这个,而这个手术如果是在非麻醉状态下做,听说很难受;第三是我中午已经吃了东西了,做手术中过程中如果发生食物反流堵住气管我会不会挂掉;第四是术后疼痛的问题怎么缓解,麻醉后能不能给宝宝哺乳,会不会让宝宝吸收到乳汁中的各种抗生素、麻醉剂之类的东西?医生都给了耐心的解答。

    回到病房,想到有一种想要立遗嘱的感觉,生怕一个不小心意外……而身边没有至亲的家人,于是赶紧给姐姐打了电话来陪我。并且希望能够尽快洗个澡、洗个头,换睡裙,心中一团乱麻,不知道该先做什么,急的想尿尿,刚想去卫生间,乌泱泱来了五六个护士,说要备皮(术前准备工作),不能下床了,我还想可怜巴巴的哀求让我上个厕所吧,护士说导尿管装上你就不用去厕所了,赶紧准备,可能5分钟不到,那个麻利的护士就已经做好了备皮、插入导尿管的流程,然后继续胎心监护、吸氧、间隔5分钟左右听一次胎心,屁股下面给我垫上了一个大大的充气枕,可能是为了减少羊水流出吧,又安排尽量左侧卧躺,这个睡姿实在不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躺的十分难受,导尿管的那种不适感又很难受,门口的担架丁零当啷的来往了好几个,每过一个就紧张一阵子,有一种随时要上杀凳(农村杀猪用的那种长凳子)的感觉,慌乱和焦急并生,既希望赶紧结束这样漫长的等待,长痛不如短痛,同时又矛盾的又希望慢一点儿,这样我也就晚一点体验那种切腹之痛。

    该来的总算是来了,躺在担架上,耳听着轱辘轱辘的轮子划过地板的声音,眼看着天花板的灯光退后、退后……进了电梯、下了电梯,然后天花板的灯光持续的退后、退后……很快就到了三楼手术准备室,准备室的护士们大约是准备好了一切,交接完了就麻利给我上了输液瓶,每隔两三分钟,量一次胎心,躺着等着,望着头顶泛白的灯光,那种不安的感觉又上来了,也许是看出我的不安,留下来的小护士和气的跟我聊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有没有想要哪个医生来给我做手术,做剖腹产的好处,不用阵痛、没有撕裂伤、没有侧切……,一时间感觉认命了,同时还是对上周没有重视检查结果感到无比的懊悔。

    进了手术室,挪到了手术台上,安上了心电监护仪、麻醉泵、氧气面罩,手脚也被绑在了手术台上,开始测试半麻效果的时候发现了新的问题,我居然对麻药不太敏感,测试了好多次,我都还能感觉到皮肤上的触感和针刺的痛感,医生不敢做,但是因为中午吃了午餐,没有空腹的时候全麻是很危险的,于是医生又出去和家属商量手术方案,再次确定半麻方案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医生喃喃说道这个娃儿很调皮呀,这种胎位太少见了,脐带绕颈三周,还扭转了七八圈,剖开取出了胎儿,并没有预料当中的胎儿哭声,迷迷糊糊之间看到了医生拍了宝宝的屁股,还是没有哭声,宝宝被抱到了一边清理,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听到手术的医生安慰道,宝宝可能不太好呢,同时安排助理护士,联系新生儿科会诊。忽然间,一声响亮的嚎哭声刺穿了我的耳膜,医生的语气突然变得放松,哭起来了,应该问题不大,然后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说只要健康就好了。然后小护士把宝宝屁股贴到了我的脸上,问我是男孩还是女孩,哦,原来是个男孩……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还无法相信,为什么在肚子里所有反应都那么像女孩的宝宝怎么就变成了男孩?

    突然间,一阵疼痛感袭来,麻药好像过劲了,胸闷气短,一种想呕吐的感觉,氧气面罩也被我挣脱了,一种濒死的感觉,旁边护士赶紧给我套上氧气面罩,麻醉师赶紧过来加了查看了一下,可能加大了麻醉剂量,耳朵边还给放了一个小仪器,好像发出了很有规律的嗡嗡声,能感觉到腹部挤压、缝合、继续挤压,缝合,……,总算结束了,一时间感觉到很不可思议,我已经是一个母亲,余生都要为另一个生命去奔波劳碌,并且担心不知道是在新生儿科还是在妇产科病房的宝宝冷不冷,饿不饿,反正老娘现在冷得直打哆嗦,推到观察室的时候牙齿都叮当响,腹部的疼痛感又再度袭来,医生又补打了6针麻醉,出手术室的时候看到了阔别两个多小时的娃爹,看到了姐姐,没有看见宝宝,以为他在新生儿科。回到了病房,看见了照料宝宝的弟弟,眼泪又止不住的上来了,感恩上天赐给我一个健康的宝宝。

    看到宝宝的塌鼻子像我,眼睛像爸爸,和《聪明的一休》里新佑卫门同款下巴像爸爸,嘴唇像爸爸,脚丫丫五个指头是敞开的,像我,觉得生命实在是太神奇,来自于两个生命个体的遗传信息重新组合成为这么一个鲜活的生命,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一种充实的幸福感。老公时常说,有时候看见宝宝,总有点儿不真实的感觉,我居然是当爸爸的人了,而且是长得那么像我的宝宝。

    陪者宝宝的每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一年多,宝宝从一滩小小的肉团,变成了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学会了叫爸爸,叫妈妈,喜欢游泳,很调皮,喜欢一切未知的事物,喜欢尝试探险,长得像他爸爸,性格也像他爸爸,他爸爸出差时间很多,回家的时候,父子俩都特别激动,听到声音就撒丫子跑向爸爸。

    作为野外作业队伍中的一员,爸爸在外出差更多了一份牵挂,在工地的时候更加能够体会到作业安全施工的重要性。而没有暂时没有出野外的我,陪着长得那么像爸爸的小宝宝一天天成长,像是参与到了自己生命的另一半的成长过程,虽然苦累,但是只要一家人健康平安,所有的辛劳值得。


    返回首页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使用帮助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访问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www.gzd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贵州地质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 贵州省地矿局111地质大队 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石林西路171号(贵州省地质科技园2号楼) 邮编:550081
    联系电话:0851-84842205 传真:0851-84842205 邮箱:gzdksjy@163.com
    技术支持:贵阳锐取伟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黔ICP备14001335号-1(www.gzdky.com) 黔ICP备16002991号-1(www.gzdk111.c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093号